精彩小说尽在飞猫小说!

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首页 > 都市 > 《从杀猪开始修仙》在线阅读 > 正文 第11章 狗妖食人,石将伐天

第11章 狗妖食人,石将伐天

从杀猪开始修仙 张老西 2257字 2022-09-02 22:59:24

草长莺飞,青山云缭绕。

连日大雨初晴,原本年久失修的官道上更是泥泞不堪。

两匹马并排在路上行进着,马蹄深一脚浅一脚,速度十分缓慢。

“师傅,您再喝点水?”

李冬儿一脸担忧地卸下水壶。

另一匹马上的刘猫儿面色潮红,虚弱的摇了摇头,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。

就在这时,李冬儿似有所感,看向身后侧方。

只见张奎于山坡之上急速而下,踏叶而飞,那沟壑山石如同无物,蓝色大褂猎猎而响,甚至还拿着葫芦仰头喝酒。

“哼,陆地飞腾时还喝,也不怕一头撞死!”

李冬儿没好气的哼了一声,但眼中的羡慕却是难以掩饰,“不愧是修行手段,逍遥似仙,江湖中怕是难有人及…”

离开泗水渡后,听闻青州妖邪肆虐,糜烂不堪,三人便离开河道向内陆而来。

干掉邪僧获得了两个技能点,除去摄魂术,张奎又点开了早已定好的跃岩术。

这是地煞七十二术中的陆地飞腾术,级别越高速度越快,到后来日行千里气都不喘一口。

而且日后想要学会腾云驾雾的招云术,这个技能也必须升到满级。

张奎自学会后,新鲜感十足,每日飞来窜去好不爽快,累的刘猫儿师徒需全力催马才能赶上。

结果一不小心跑过了点,弄得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还淋了场大雨。

追上二人后,张奎空中一个转身轻飘飘落在地上,随手扔过去一个小包袱,“刚洗过,给刘老头吃点。”

李冬儿打开一瞧,是一包水灵灵的鲜果,还带着碧绿的叶子,煞是惹人喜爱,连忙掏出一个,“师傅,给。”

刘老头虚弱地摇了摇头,

“没胃口,哎,想不到几十年江湖奔波,淋场雨就病成这样,终究是老了…”

张奎哈哈一笑,

“说的什么胡话,等到了青州,找个大夫瞧瞧,又是个活蹦乱跳喝酒吃肉的老头…”

说着,他忽然皱眉,看向前方,

“有血腥味,我去瞧瞧!”

话语刚落,就化作一道蓝影直射而出。

数百米转眼就到,耳中已能听到刀剑及呼喊声,转了个弯后,眼前顿时出现一副惨烈场景。

只见数十只野狗围着一辆马车扑击嚎叫,这些野狗大大小小俱是犬牙狰狞、两眼发红,腥臭的口水不断滴落。

地上散落着几具破烂的尸体,肠子拖的到处都是,马车前有几人浑身是伤,手持利刃护着车上女眷。

情况岌岌可危。

更邪异的是,野狗后方还有一牛犊大的黑犬,如老头般弯着腰后腿直立,手里还拿着一截血淋淋的人腿,看戏般啃着。

张奎顿时目露煞气,半空中抽出身后大剑甩了出去,同时一声怒喝:

“妖物,受死!”

大剑呼啸而出,这犬妖道行尚浅,连化形都没做到,哪能躲得过,顿时惨叫着被钉在地上。

张奎紧随其后从空中而落,右手燃起罡煞,一掌将黑狗妖脑袋拍得稀烂。

其余野狗大惊,四散而逃。

张奎冷哼一声,反手抽起大剑,纵越而出斩杀。

他速度飞快,最后一只跑出上千米也被斜斜劈成了两半。

返回后,那群人已经在互相包扎伤口,就地掩埋同伴尸体,车上女眷低哭,一片愁云惨雾。

看到他后,一名身着素袍的长须中年男子连忙上前一个躬身大礼。

“在下吴思远,多谢道长搭救。”

张奎点了点头,提醒道:

“受伤的估计中了犬毒,到了青州最好找大夫医治。”

“是,是,多谢道长…”

“无妨,去忙吧。”

张奎点头,转身看向那具狗妖尸体,忍不住眉头一皱。

前世民间有所谓“狗不过八,鸡不过六”,意思是这些家畜与人相处日久,必生妖异。

在前世当然无所谓,通人性的狗狗人人喜爱,整天放到网上晒。

但在这里却不行,发现异常必然撵走或打杀,因为妖性与人性相悖,必生事端。

他路上就处理过个案子。

一户贫苦人家养了条狗,近十年也未衰老,反而渐渐有了灵性。有村人瞧出不对,劝其处理,主人舍不得。

男主人生病,日渐家穷,却见老狗某日叼了散碎银两回来,上面沾满献血,却是老狗趁夜咬死那个多嘴村民,并将银子搜刮回来。

一家人害怕,忍痛将老狗打死,随后日日被妖魂骚扰,最后只活下来个小女孩。

人有社会规矩束缚,妖性不一,思维迥异,这就是许多惨案的缘由之一。

有许多主人养出感情,舍不得打杀,奈于村规只能赶走,于是被舍弃的狗聚拢于一处袭击人的事时有发生。

张奎这一路上遇到不少,但像这样成了气候,拦路食人的还是头一回见。

青州果然够乱…

就在这时,刘猫儿师徒也赶了过来,看到现场惨状后也是感叹连连。

“道长…”

那个吴思远的中年人突然走过来拱手说道:“我看这位老者似乎不太舒服,可以到马车上来休息。”

张奎看了看上面的女眷,

“不太方便吧。”

吴思远微微摆手,

“无妨,家妻和小女可以乘马。”

刘老头的状态确实不好,已经烧的有些迷糊,张奎也不再客气。

“那就多谢了。”

休整一番后,一行人相伴上路。

吴思远介绍自己是回乡省亲的商人,但明显是假话,他那些手下纪律严明,即使损伤惨重也沉默不语,警惕性很高。

听到他们捉妖驱魔人的身份,只是那位知书达礼的小姐眼中闪过一丝好奇,吴思远却似乎并不在意。

这家人身份绝不简单。

张奎看破不说破,打着哈哈随意聊着天。

出了这片山林,眼前豁然开朗。

只见山下茫茫平原上,一个数百米高的铠甲石人斜插在土里,仅露出地面的部分就比乐山大佛还高。

这石人不知经过了多少岁月,青苔斑驳,风化严重,面孔早已模糊不清,只有右手断了半截的石剑还在斜指着天空。

一行人站立着看了半天,久久没有言语。

“立中天之巍峨兮,听寒兽悲鸣。坠幽冥之碎兵兮,尤向天而伐…”

吴思远摸着胡须感叹了一声,

“过了这个《石将军伐天像》,就到了青州地界,路上客栈不少,两日后就能到达黑水城。”

张奎灌了口酒沉默不语。

前身见识浅薄,但自打他开始浪迹江湖后,破碎的巨像、从山间露出,超乎理解的巨大石梁…一路上没少见这种古代遗迹。

凭大乾朝的力量,更本没法弄这些东西,甚至前朝史书上也没有来历记载,让人不得不怀疑这个世界,在上古时期曾有过极度辉煌的文明。

顺着山道而下,晚霞满天时,它们终于看到了一间客栈,孤零零地立在山道平原上,破烂的酒旗缓缓飘动,有股说不尽的萧瑟。

“道长,咱们走吧…”

吴思远疲惫的脸上露出一丝喜悦,“休整一晚,在下请您喝酒。”

“好说…”

张奎哈哈一笑,大步向前走去。

连续数日野外行路,不仅身上奇臭难闻,就连嘴巴都快淡出鸟来。

广袤的平原上,一行人如同小黑点一样向着客栈不断靠近。

而与此同时,他们经过的山岗之上,突然马蹄作响,来了十余精骑,皆身穿黑色劲装,上锈银色恶兽,腰间利刃,背后长弩。

当先一人黑色披风,头发花白,面容英俊,表情如同寒冰,望着石将军伐天像沉默不语。

他从怀中掏出一张图纸,上面一副大汉头像,面容粗犷、眼神阴狠,仔细一瞧,竟与张奎有些类似。

刷!

从树上跃下一人,跪地抱拳,

“禀督公,前方十里外有客栈!”

男子收回图纸,声音好似寒铁,

“休整一晚,明日一早前往黑水城布防,定要将妖道捉拿归案!”

“是,督公!”

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

评论

上一章 | 章节 | 下一章

章节

设置

保存 取消 恢复默认设置

手机阅读

手机扫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