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飞猫小说!

小说首页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首页 > 都市 > 《从杀猪开始修仙》在线阅读 > 正文 第7章 符破邪,月下斩妖

第7章 符破邪,月下斩妖

从杀猪开始修仙 张老西 2776字 2022-09-02 22:58:58

呃…

张奎顿时面露尴尬。

连忙探查脉搏后才松了口气。

这邪还没驱,要是人被吓死,可就真出了洋相。

“文昌、文昌!”

余盖山也吓了一跳,连忙扑了上来摸了鼻息后,也松了口气。

“张道长,这…”

张奎眉头一挑,“莫慌,只是吓昏而已,我再试试。”

说着,手中再次燃起罡煞,向着书生的胸口靠去。

这次,随着罡煞靠近,那团黑雾开始迅速收缩,书生的身体也如发羊癫疯般抽了起来。

张奎眉头一皱收回了手。

“怪不得那些人发现不了,你儿子体内这东西非妖非鬼,竟似和心脏连在一起扎了根,诛邪容易保命难。”

余盖山倒抽一口凉气,拱手深深弯下了腰,“还请张道长救我儿,余某感激不尽。”

“无妨,待我想想办法。”

张奎转身坐在了一旁椅子上,紧闭双眼,手指轻敲着桌子,似乎在琢磨什么。

余盖山和老刘、冬儿看着他大气都不敢喘,深怕打扰。

张奎装作思考,心思却沉在了《地煞七十二术》界面上。

干掉鬼将足足给了近两个技能点的经验,再加上一路上干掉的零碎,凑够了三个技能点。

导引术是一切的根本,法力不足的话许多技能根本没法用,张奎早就毫不犹豫升到了二级,目前的说明是:

导引术(2级):被动技能

技能说明:运气调息,增强7%躯体力量并缓慢恢复伤势,法术值每秒恢复5点。

如今他的法力值是50点。

除此之外,张奎还有其他收获。

与老刘交流后发现,这个世界的江湖也有内功真气,武学也有相应不同的变化。

但张奎体内真气与他们不同,简单来说就是先天与后天,威力更大的同时也有能力使用法术。

剩下一个技能点没用,就是为了应付现在这种状况。

张奎本来有三个倾向技能。

一是生光术:可以发出护体神光。

二是符箓术:学会三种基本符箓。

三是壶天术:一立方米戒子空间。

碰到这种情况,张奎也不再犹豫,直接点开了符箓术技能。

符箓术(1级):被动技能

技能说明:学会破邪、封镇、祛病基础符咒。

就在一瞬间,无数关于这三种符箓的理论、技能和经验凭空出现在脑海,就像已经练习数百年一样成为了本能。

然而,张奎心中却闪过一丝黯然。

符箓是什么?

简单来说,就是兵符、手令,是人神沟通借用力量的手段,但他学会的这三种符箓上没有三清、荡魔天尊等名号,一律以“炁”代替。

也就是说,他和前世彻底断了联系…

心中轻叹一声后,张奎缓缓睁开眼睛,对着一脸期盼的余盖山说道:

“我需要最好的黄纸、朱砂。”

符箓术等级提高后,可以以气化符,但现在只能依托外物。

这世界的道门也画符,因此黄纸朱砂并不罕见,凭借余盖山的财力地位,很快找来了质地优良的黄纸朱砂。

张奎凝神静气,很快画好了一道破邪符,手指夹着一晃迎风自燃,随后扔进准备好的一碗水中。

“给他灌下去。”

“好好…”

余盖山连忙亲自扶起昏迷的儿子,将一碗符水缓缓灌下。

张奎启动通幽术,书生心脏处盘踞的那股邪气很快被某种力量撕碎分解,最终消失不见。

没一会儿,这书生缓缓睁开眼睛,起初有些茫然,随后似乎想起什么,眼睛一红,“父亲,孩儿…”

话没说完,泪就流了下来。

“好好,别说了,我儿休息吧。”

余盖山喜悦得嘴唇都在发抖,转身对着张奎就是一个大礼。

“张道长大恩,余家没齿难忘。”

张奎点头不再说话,一旁的老刘笑眯眯地凑了上去,和余盖山互相说起了客套话。

这世界没有什么功德之说,修道离不开财侣法地,但张奎自己却对这些迎来送往没什么耐心,索性全由老刘处理。

不出意外,余盖山生怕幼子反复,央求他三人多留几日,略尽地主之谊。

老刘没有做主,转头看向张奎。

张奎撇了一眼床上形容枯槁的书生,眼神一动,哈哈一笑,

“那就多留几日,这儿的饭菜还不错…”

……

入夜,明月当空,凉风习习。

他们三人被安排在后院一栋精致小楼,张奎拎了壶酒翻身跃上房顶,仰躺着对月独酌。

老刘则在旁边沉默着抽着旱烟。

不同于后院的清静,前院灯火通明、人声鼎沸,时不时能听到阵阵大笑。

“冬儿呢?”

张奎灌了口酒问道。

老刘抽着烟呵呵一笑,

“跑去前院了,今日天鹰山庄的人来拜访,余盖山心情不错大摆筵席,冬儿也跑去看那什么公子去了。”

“少女怀春,赏心乐事…”

张奎呵呵一笑,瞥了刘老头一眼,“你怎么不去?”

他早就发现刘猫儿这老头贼精贼精,当初也是在算计自己想找个免费打手。

不过救命埋葬之恩是实在的,加之老刘江湖经验丰富,张奎也乐得有两个伴儿互相照应。

刘猫儿抽了口旱烟,

“临了临了江湖老,年轻的时候觉得这片江湖精彩,整天想着扬名立万,却奈何武艺平平。”

“不知不觉同辈死绝了,依旧是个小人物,也没了心思,就这么混着吧…”

张奎笑而不语,看着硕大的明月又灌了口酒。

各人有各人的想法和路。

这世界仙人只是个传说,但他却有通天大道,只待在这红尘磨练一番,成长起来后捣毁“将军墓”,就去那天涯海角浪荡一番。

不知这明月之上可有广寒?

突然,他眼神一凝,嘴角露出一丝狞笑,“老子就觉得有问题,果然来了!”

说着,拎起身旁阔剑,如夜鹰一般从楼顶直扑而下…

……

余府后宅一僻静小院。

厢房内,虚弱的书生余文昌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,伺候的丫鬟也趴在圆桌上,右手支楞着脑袋一点一点。

院外,忽得刮起一阵阴风,地上落叶簌簌而动。

墙角翠竹暗处,阴影似乎开始拉长,以一种蠕动的方式向着厢房不断靠近,随后渐渐升起,化作一个黑袍遮面的人形。

只见他对着厢房缓缓抬起了手…

突然,它触电般缩回手猛地后退。

锵!

一柄大剑从天空落下,伴着火焰般的红色罡煞插入青石板。

张奎伴着一阵恶风呼啸而至,随手抄起地上大剑,卡啦一声扭了扭脖子,森然一笑,

“你是个什么玩意儿?掀开罩子让爷开开眼!”

怪人沉默地看了一眼燃烧着罡煞的的大剑,嗖的一下化作黑影跃出墙外。

“想跑!”

张奎冷哼一声,砰的一下,脚下青石板碎裂,也从原地消失。

那怪人如同一条黑绸,鬼魅般在后宅中穿行,张奎紧随其后。

要说起来,八极配上道家导引真气,攻击威力更加霸烈,但毕竟没有对应轻功,因此张奎这点很吃亏。

地煞七十二术中有提高身法的跃岩术,他自然看不上那些寻常武学,因此这会儿明显追不上。

张奎一发狠,干脆无视那些精致围墙,如野牛一般横冲直撞。

嘭——!嘭——!嘭——!

后院一面面墙壁倒塌,砖石崩裂,女子尖叫声此起彼伏…

前院大厅,一帮江湖人士开怀畅饮,余盖山面色微醺,高举酒杯,

“今日双喜临门,一是小儿逃离恶障,再则金鹰山庄诸位…”

话音未落,就感觉地面隆隆作响,紧接着身旁墙壁怦然炸裂,一道威猛的身影轰然而出。

“什么人!”

“大胆!”

在座的武林人士们纷纷抽出刀剑。

“滚开!”

张奎炸裂般怒吼,沿途连着撞飞七八人,跳上半空嗖的一下射出一道符箓。

“封镇!”

啪叽,一道黑影落在了地上,身上符箓闪烁着微光。

张奎哈哈一笑,看也不看,反手一拳砸飞了一个上来偷袭的家伙。

“看你这孙子往哪儿跑…”

“都住手!”

余盖山连忙喝止住了准备动手的众人,两个纵越跳了过来,看了看黑影,

“张道长,这是?”

张奎嘿嘿一笑,

“白天就觉得你儿子身上邪气来得蹊跷,没想到果然有妖物作祟。”

“妖物?!”

余盖山瞪大了眼睛,其他武林人士也好奇地围了上来,很快搞清楚了前因后果。

余盖山眼中闪过一丝恐惧,随后化作狠厉,拱了拱拳,“张道长,请您问问这妖物,为何要加害小儿。”

张奎眉头一挑,

“不会是你儿子干了什么缺德事吧,那种一脸斯文的衣冠禽兽可是多得很。”

余盖山被噎得够呛,苦笑道:

“在下虽然不算什么好人,但我那儿子却是个心地纯良的读书人,从小就偷偷拿自己零用接济孤寡。”

“哦,那我问问…”

张奎大踏步上前,一把掀开了黑影头罩,眉头一皱,

“这是个啥玩意儿?”

只见头罩下,一团乌黑散发着恶臭的软泥不断蠕动,勉强维持着人形,时不时还有碎骨浮出表面。

软泥怪?

张奎扇了扇鼻子,“真臭,你不会是茅坑成精吧,会说话不?”

怪物:“咕噜噜,咕噜噜…”

张奎对着余盖山耸了耸肩,

“没办法,语言不通,干掉了事!”

说完,大剑燃起罡煞随手一刺,怪物顿时泄了阴气,化作一滩烂泥瘫在地上。

经验条只涨了一小点儿。

“原来是个小怪…”

张奎有些失望,随即一脸嫌弃地将沾着恶臭烂泥的手在旁边人身上抹了抹。

旁边正是那位“淫贱公子”。

他看着自己洁白衣衫上的乌黑大手印,喉头一阵干呕,拱了拱拳头,

“这位道长…”

“陪衣服找余老头去。”

“不是…”

“淫贱公子”面带苦笑,

“我是想说,这种妖物不止一个,我前两天刚刚见过…”

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书架

评论

上一章 | 章节 | 下一章

章节

设置

保存 取消 恢复默认设置

手机阅读

手机扫码阅读